林樾

希望届得到

本丸日常生活场景小随笔

鹤丸国永视角/无比日常的日常向/揣摩人物性格的产物
觉得鹤是外热内冷,内心相当沉稳的老刀,试图写出老头子般波澜不惊但稳中带皮的心境(不要脸地给自己点了个小红心


审神者换了新景趣

鹤丸国永仗着一身白将自己藏在了一树白樱中,他有些困乏,便将双手叠在颈后,好好享受本丸的春日。

樱树栽在离水只有几步远的地方,在树干上能轻松地将整片湖面揽入眼中,目力可及之处,是山顶终年飘雪的山峦

这只是片人造小世界

鹤丸不禁想知道,真正的世界究竟有多么广阔

嘛,至少对于一把被藏于重重院墙之内的刀来说,世界很大,很大。

对于白色的飞鸟来说,天空很高,很远。

我应该有翅膀的,鹤都会飞不是吗?

有人来了

审神者在树下转了一圈,而后靠在树干上,手中捧着一卷诗集,没有察觉到他。他也懒得像平时那样来个惊吓,毕竟阳光很暖和呢。

审神者突然叹了一口气,幽幽地念道:“最是人间留不住”

鹤丸有时会翻看审神者的书,对这句诗有点印象

它让他想起那些叱咤风云,如樱花般绚烂又如樱花般飘落的前主们,就顺口接了句“朱颜辞镜花辞树”

树下倏地安静

鹤丸自知暴露了,立刻闭嘴

......

过了几秒钟,传来了“扑通”的落水声

过了会,不远处传来五虎退的呜咽“主...主人掉进水里了……”

还有同僚们在木地板上奔跑的声音
还有长谷部又惊又怒的“哈?!!”

哦呀,看来闯祸了呢

鹤丸觉得事况有些超出想象

他耸耸肩,反正这次和我没关系,我~可没有想给主公“惊吓”哦~

脚步声越来越近,看上去不需要我出手了,他想。

罪魁祸首转身轻盈地飞身下树,将审神者留在水中扑腾,而自己溜之大吉。

他遛达进审神者的书房,翻看审神者放在书架上的相册,从第一页到最后一页,从新洗的到发黄的,都是同一个人,同一张笑脸,鹤丸国永看着照片上的人从肥嘟嘟的婴儿逐渐出落成苗条的少女。

真是神奇啊……

刀剑不存在成长,从铸成那刻起,岁月就在付丧神身上凝固。而他的历代主人们,有的在乱世中燃尽生命,有的在和平年代终了一生,最终都被送进阴冷的棺椁,在黑暗中静静腐朽,化作黄土。

世间的人们来了又走,唯有他,有过荣耀有过落寞,进过墓穴待过神社,仍在世间徘徊。

御物,太刀鹤丸国永,现藏于宫内厅。

今后,也将继续在世上流浪。

最后一页,是前几天刚拍的全本丸的大合照,审神者被刀剑们簇拥着,人生刚刚开始的少女笑着。

在她的人生中,一定会有很多惊吓,好的坏的,大的小的。毋庸置疑,他们的主君有足够的勇气面对今后的困苦艰难。人类这个年纪,正是最不畏艰险不畏挫折的时候。

“最是人间留不住”

他看过许多人从青春到迟暮,从意气风发到缩手缩脚

你又有多久的时间呢?别变成我认不出的样子啊……

神明的日常太乏味,缺少足够的惊吓

人类的日常太短暂,需要更多的惊吓

让我们多给对方带来些“非日常”吧,在这段短暂的交集中

屋外传来杂乱的脚步声,隐约能听到审神者的碎碎念“初春太冷”“还是换成夏日景趣”什么的.

鹤丸国永悄悄藏在门后,屏息以待


那么,今天又有怎样出乎意料的事情在等着我们呢?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哦对了,审神者掉进的是1.4m的浅水区



婶婶:怎么办本来只想带着安妮宝贝的忧伤45度角仰望天空一个人静静地装个逼结果被发现了好羞耻QAQ投水自尽好了orz


觉得还好的话点个小蓝手或者小红心可以吗蟹蟹,如有不适请评论(坐等批评,小透明有点方

评论(2)

热度(21)